免费注册 会员登录 高级搜索 金属论坛 过客留言 关于本站
青铜时代...
黄金时代...
黑铁时代...


我要投稿
User
Pass
忘记密码
偏执狂金属网 / 黄金时代 / Words 文章 / Interview : VENOM (2001)
Interview : VENOM (2001)
contributed by: Paranoid Metal
visited 2432 since 20050620
Interview : VENOM (2001)

  (以下文字由Meganoid翻译)
  背景:1995年,VENOM的三位元老Mantas(Jeff Dunn),Cronos(Conrad Lant)和Abaddon(Tony Bray)在分开了8年之后又走到了一起,不过在1999年的新专辑Resurrection中,Abaddon再次离队(这次采访发生在Resurrection发行前夕,Cronos和Mantas的谈吐很幽默,有很多反话,需要仔细体会)。

  自荷兰Waldrock音乐节你们重组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5年,你怎样看待这5年来的变化?
  C:VENOM重组延续的时间比我原先预想的要久,我本来是没有想到我们居然能够延续4年之久的。虽然重组对于歌迷来说是值得欢呼的亮点,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觉得应该把VENOM带入一个新的舞台了。
  M:重组已经结束了——欢迎从地狱来的新毒汁。

  那么这次访谈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在Resurrection专辑中,替代Abaddon打鼓的是谁?
  C:Antton。
  M:他妈的就是这家伙。

  你们怎么联系上这个新鼓手的?
  C:电话。
  M:心灵感应。

  他只是录制专辑的临时成员么?或者你们会带上他去巡演?你能向大家介绍一下你们的新鼓手么?他之前在别的乐队里干过么?
  C:他不一定非要跟着我们,不过我们到哪儿都会把他带上的。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Antton,地狱来的黑金属鼓手!

  以前你总是说VENOM这个名字只属于三个人:Cronos,Abaddon和Mantas。可是现在呢?
  C:还是一样的。在Calm Before The Storm专辑中,我和Abaddon沿用了这个名字,Mantas并没有反对;‘在Prime Evil专辑中,Mantas和Abaddon沿用了这个名字,我也没有反对;所以现在轮到我和Mantas沿用这个名字时,Abaddon也不应该有任何反对意见——VENOM一直是民主的,在决定乐队方向时,总是采用多数派的意见。现在是我和Mantas继续VENOM的事业,发表专辑和演出,也该轮到Abaddon发行个人专辑的时候了,如果他愿意的话。
  M:完全同意Cronos的看法,我还要提醒你,我,Mantas,是这支乐队最初的成员,它的名字也是我给的(见VENOM传记)。

  那么对于新专辑你们有什么期盼么?我是说你们希望专辑畅销么?
  C:我们希望专辑比METALLICA还要畅销,哈哈哈,如果不能实现这个愿望的话,那我就会再作一张新专辑,直到能够实现为止。
  M:能实现。

  你们是否认为新专辑听起来象是一个宣言:VENOM将成为永远的——完全是供某些人崇拜的乐队。但在之前的Cast In Stone专辑中你们或许还试图吸引新的听众群,我记得你那时说过,“(CIS专辑)有点过去的成分也有点未来的成分”,不过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C:你最好先听听新专辑再来跟我说这些,我们觉得新专辑在某些地方是非常可怕的,歌曲喧闹,编排紧凑,整张专辑听起来简直就是个混蛋,还有一个非常邪恶的封面,你还希望什么更多的么?
  M:金属崇拜。

  在Cast In Stone之后,是什么感受引导和支持你们作出了这张Resurretion?
  C:Antton的双脚踏。
  M:决心。这恐怕是我们最擅长的本事了。

  这个Resurretion指的是什么呢?我总联想到耶苏基督的复活。
  C:谁?
  M:你一定是想偏了,朋友,偏的不能再偏了。

  邪恶,侵略,愤怒,内心折磨,亵渎,还有原始的欲望,这些是我在形容你们的音乐时经常用到的词。不过VENOM音乐深层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你们觉得在你们想要传达给听者的情绪中,什么情绪是最重要的呢?
  C:为自己着想的情绪,为自己做事的情绪,不让别人往你耳朵里灌屎的情绪,创造你自己命运的情绪。
  M:在别人对付你之前先对付他们,而且要变本加利。

  我注意到在Cast In Stone专辑里有两首歌用到了采样,我想那完全是错误的决定,你们现在如何看待这两首古怪的作品呢?
  C:他们是作为实验出现的,不过我得承认它们的确不该出现在专辑中。
  M:我见过的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它们的确不是VENOM的歌。

  有些极端金属乐队运用大量的键盘(这在80年代几乎是戒律),甚至有永久的键盘手(例如CRADLE OF FILTH和DIMMU BORGIR),你可以看到几乎每个人都他妈的用这个东西,特别是黑金属。你认为是否会有某一天,VENOM的音乐里也充满了键盘呢?
  C:虽然我不是一个教堂管风琴的爱好者,但实际上VENOM从1979年开始就运用键盘了。At War With Satan是比较显著的一张。我们的录音母带中总会在某些地方出现一些键盘成分,我们确保它们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位置。
  M:如果添加在合适的位置,键盘听起来也是不错的,可以增加效果。

  你们的歌词有一种可以触摸的痛苦,所以我敢肯定你们在其中加入了个人体验。
  C:可以触摸的痛苦(A touchable sense of suffering),呦嚯嚯,这听起来倒象是一张CRADLE OF FILTH的专辑。你是说你可以触摸到我的痛苦么,可怜人?我的歌词就是我内心深处的感受和情绪,如果你是指那种“恋爱/失恋”之类的歌词......那是完全不沾边的。
  M:卵蛋。

  大家总把你们归到黑金属中,你们认可么?
  C:哈哈哈,别人问我们在80年代我们玩的是什么风格的金属时,我们这样回答:黑金属,死亡金属,激流金属,速度金属,力量金属等等,对我而言,只要是金属就够了。我们属于“金属”,而且每个金属乐队都应该归于这个范畴。我希望金属能够继续壮大。
  M:我个人并不觉得我们和今天的黑金属乐队有很多共同点。不过如果没有我们,谁都不会听说黑金属这个词了——我们是第一个。

  你们是否认为今天那些听KORN,DEFTONES......或许还有PANTERA的歌迷也会喜欢你们的音乐?
  C:PANTERA是我们同事,我他妈的可不在乎他们是怎么看待VENOM的,只要大家在一起时能够嘻嘻哈哈过得高兴就行了。
  M:为什么不喜欢?我们也喜欢他们的音乐。

  你们怎么看待这20年的时光呢?你会害怕变老么?
  C:我已经4亿岁了,哪会在乎20年。
  M:继续摇摇滚滚,冲冲撞撞,年纪只在头脑中。

  你觉得现代社会是否已经将人们的灵魂榨干?或者理想仍旧是有意义的呢?
  C:Zzzzzz.......什么?Zzzzzzzzzz.....
  M:我倒是有个理想,不过已经没戏了。

  有什么事情能够真正刺激你的神经么?
  C:重启。
  M:程序执行非法操作,请退出并关机。

  我想知道你们对这些乐队的看法,请一个一个来好么?
  SLAYER - C:是的,地狱在等待/M:不能杀死苍蝇
  CELTIC FROST - C:No Blue Peter badge(? 可能是指Boston Celtics篮球队的标志)/M:华丽
  MERCYFUL FATE - C:应该戴上皇冠/M:向熏肉致敬
  PARADISE LOST - C:平庸/M:已经失去土地了
  RAMONES - C:在70年代还不错/M:地狱来的理发师
  CRADLE OF FILTH - C:淫荡的尖叫/M:(打嗝)
  EMPEROR - C:印象深刻/M:不错
  MARDUK - C:真他妈重/M:够重
  IMMORTAL - C:录影带还不错/M:好玩
  ABORYM - C:新专辑够狠/M:不熟悉
  ANATHEMA - C:Zzzzzzzz/M:乏味
  NECRODEATH - C:沉重,生猛/M:死人还要再死么?(指Necro与Death意思重叠)
  再谈谈这些东西。
  KERRANG!(英国最著名的金属杂志) - C:他们还在发行么?/M:以前还是不错的
  MTV - C:Monkey TV(猴子电视)/M:Money TV(金钱电视)
  NEAT RECORDS(80年代早期专门发行NWOBHM的唱片公司) - C:安息吧/M:散架了

  一直以来,你们心目中最好的乐队是哪些?
  C:(black) SABBATH、(judas) PRIEST、(van) HALEN和(status) QUO等等,也有一些新点的乐队象CORROSION (of confomity)、PANTERA和STRAP(ping young lad)等等,还有一些黑点的东西象DARK TRANQUILITY和EMPEROR等等,甚至你刚才说的ABORYM和NECRODEATH等等,只要是操他妈的金属,真他妈的棒。
  M:JUDAS PRIEST(Halford在的时候)、KISS、RUSH(早期作品)、MOTORHEAD(早期)和其他的很多。

  如果你们参与一张致敬专辑的话,你会向哪个乐队致敬?
  C:我宁愿向猫王致敬。
  M:那些乐队都已经有过致敬专辑了。

  你们看过电影《女巫布莱尔》么?在我看来,这是有史以来最具有黑金属倾向的电影了。
  C:沉闷乏味,我并不觉得象狗屎一样晃来晃去的镜头有什么恐怖的,我觉得英国电视台的有些电视剧倒还更恐怖些。
  M:我觉得这是有史以来最名过其实的电影,象便秘一样。(打哈欠)

  还是谈谈电影吧,我知道你们一直是《驱魔人》的拥护者,今年的续篇《驱魔人2000》主角还是Linda Blair(琳达.布莱尔),她这次又被老魔鬼Pazuzu附身了,这次的新驱魔人是Anthony Hopkins(安东尼.霍普金斯)。你们是不是觉得如果有一首VENOM的歌曲出现在电影中,将会是非常合身的呢?要知道METALLICA将为《无法完成的任务2》写一首歌呢。
  C:你应该把这个建议提交给《驱魔人》制片部,如果他们需要的话,我会带给他们一些邪恶的声音。另外,Linda依旧是那么迷人。
  M:我很愿意为这部电影献歌。不过我不知道新的制片人如何在新片中保持原作的风貌,《驱魔人》可是25年独一无二的电影,这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电影了。

  啊...你们怎么看待METALLICA的Load和Reload呢?...请让我们发笑吧!!!
  C:忘了是在什么杂志上看到的了,在一篇对Lars Ulrich的采访里,他说他在80年代初到英国来寻找真正的摇滚乐,他喜欢上MOTORHEAD,然后跟他们一起巡演,这就是METALLICA的开端么?哈哈,这个Lars真是有趣——这里我对所有的金属乐队发出警告:“战士形象的化妆”在一定程度上是不错的,但是“女人气的化妆”却会让你看上去很傻,就象Load里那样——不管你的制作人是谁,狗屎歌就是狗屎歌。
  M:我们的新专辑里也有一首歌叫做Loaded,那可是他妈的重金属。

  你们是否听过了Abaddon那张尴尬的新专辑?那种风格或许应该称之为跳舞金属?
  C:有点象Cast In Stone专辑里那两首运用了采样的歌曲,我只能说那根本就不是毒汁的音乐。说到重型跳舞音乐,恩,90年代早期的硬核rave是挺重的,不过现在软多了,除了那些硬核金属,象PANTERA,STRAPPING YOUNG LAD之类的,他们还是够他妈狠的。我宁愿回到10年前,那时rave还是坏孩子们的玩意儿。
  M:操,跳舞?狗屎!我宁愿到大街上打架,那还更过瘾些。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Interview : AMON AMARTH (2006) by zhongning317 - Visited: 3333
Interview : DARK FUNERAL by zhongning317 - Visited: 2707
Interview : EMPEROR ft. Dani Filth (2001) by Meganoid - Visited: 2864
Interview : DIMMU BORGIR (2000) by Meganoid - Visited: 2498
Interview : Alas from FULL MOON PRODUCTION (2001) by Heartwork - Visited: 2352
Interview : DEMONIAC (1999) by Maniac - Visited: 2736
Interview : BORKNAGAR (2001) by Heartwork - Visited: 2317
Interview : BAL-SAGOTH (2002) by Heartwork - Visited: 2427
Interview : THERION (2001) by Heartwork - Visited: 2321
Interview : ANGRA (2002) by Vermeil - Visited: 2396
Interview : NEVERMORE (2002) by - Visited: 2187
Interview : BLIND GUARDIAN (2002) by Vermeil - Visited: 2482
VENOM - 1981 - Welcome To Hell by Asshole - Visited: 1864
VENOM by Paranoid Metal - Visited: 7798
偏执狂金属网 / 黄金时代 / Words 文章 / Interview : VENOM (2001)
发表评论/ Comment
标题/ Title:
内容/ Content:
MWND + AreaDeath + WuhanRock + FWND + BloodButcher + PainkillerMag + MetalFlames + Sunsword + Moldbody + Your Link
Copyright © 2000-2013 ParanoidMetal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文字均为偏执狂金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