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会员登录 高级搜索 金属论坛 过客留言 关于本站
青铜时代...
黄金时代...
黑铁时代...


我要投稿
User
Pass
忘记密码
偏执狂金属网 / 青铜时代 / Words 文章 / Article : "阿基里斯最后的站立"——技术性地谈谈Led Zeppelin乐队
Article : "阿基里斯最后的站立"——技术性地谈谈Led Zeppelin乐队
contributed by: 滚滚而来
visited 3932 since 20051226
"阿基里斯最后的站立"——技术性地谈谈Led Zeppelin乐队

  LED ZEPPELIN在欧美特别是英国人的眼里具有崇高的地位。我总觉得将他们尊为METAL鼻祖之一的讲法是片面的。
  我觉得LZ最伟大的地方是将民族世界音乐融入了布鲁斯和铉。这也是为何Jimmy Page是最伟大的吉他手的原因。他能用一把吉他,以布鲁斯为根基表现出多种音乐风格,但你一听就会辨认出那Jimmy Page。撇开他出神入化的LIVE即兴表演不谈,我觉得他的音乐理念直到今天还是前卫的。看看今天的摇滚乐坛吧,各种流派相互融合嫁接,后人的创作空间越来越小,在前人的夹缝中苦求生存发展,难度可想而知。即使是歌特音乐在我看来有些也不过是键盘+女声的小把戏。而那些那吉他不当吉他吉他弹的Post Rock听起来离"摇滚"越来越遥远。(还让我昏昏欲睡。-_-||)。----其实"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最好最纯粹的音乐就在你身边。早在30多年前LZ就尝试将英国民歌,蓝调音乐和印度音乐,雷鬼音乐等世界音乐融合在一起。在加上他们身上沾有的60年代嘻皮的迷幻风格和有些晦涩的神话歌词,这一切都使LZ染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后来的重金属只不过学到了他们身上爆炸的一面,但他们永远无法模仿LZ音乐的多样性,因为能将东方神秘主义融入吉他的只有一个人才能办到,他就是Jimmy Page。枪花的Slash说他的偶像是Page,我真有点怀疑。当我第一次听到枪花的"Welcome to the jungle"、"you could be mine"的时候我挺激动的,我觉得那吉他很有冲击力,能让人轻易地热血沸腾。而我第一次听到"Achilles Last Stand""Since I've Been Love You"的时候差点把音乐掐掉,这是社么"歌"啊,又长又不知道在说些社么。可听了几十遍看了歌词后,觉得后者越来越有味道,每次听都有新的感受。而前者则象一杯泡过再加水的茶,越来越使人乏味。LZ到底是英国人,无论Robert Plant吼得再厉害,John Bonham的鼓有多重,他们到底还是绅士。不可能象枪花街头痞子般地张扬。而第一眼最能吸引人的往往皮衣皮裤皮靴的痞子而不是穿着礼服的绅士。(其实有时候Robert Plant穿的也挺随便的,上衣纽扣常年不扣......)。
  说起Robert Plant我又想谈谈LED ZEPPELIN的台风了。LZ的台风就俩个字——"性感"。主唱Robert Plant是摇滚史上最性感的男声(之一)。他在舞台上很会卖弄性感,(建议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看看他们的演唱会),但他声音的控制力也确实很强。他的声音充满了"性"的暗示。当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他的高音让我有点不舒服,有点刺耳。(有兴趣大家不妨去听听他们的名曲Rock&roll)。他的歌声很有力,在"Whole Lotta Love "里有惊人的表现。当你的耳朵被一个来自四面八方的喊叫声包围的时候,试想那会是一个怎样的景象???而在他们的代表作Stairway to Heaven里,他又用悠远的声音来倾诉心中的忧郁......在Achilles Last Stand的高潮部分的"啊 啊 啊 啊"的喊叫,这些都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感觉。总之一句话,他是滚滚而来最喜欢的主唱(之一)。
  John Bonham是很多著名鼓手的偶像。NIRNANA的鼓手就曾经一遍遍扒"Kashimir"的鼓。Bonham的鼓在其中的表现可以用"绚烂"来形容。而在"When the leaves breaks"中他的鼓声似乎环绕在你四周,其实他用的就是一套普通的鼓。如果你熟悉U2的"bullet the blue sky"的话,你会发现2者有着微妙的联系。John Bonham是用一只脚,即右脚踩低音鼓,可用Jimmy Page的话来说,他的单踩"比很多双踩的更双踩 "。他敲鼓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可以一心二用,有点象金庸小说里"双手互搏"的老顽童一样,他的左右手可以敲打出完全不搭界甚至有点矛盾的节奏型。而为了增加鼓的力量,他特地改装了他的鼓。和日后很多的重金属乐队不同。LED ZEPPELIN乐队的力量并不是来自吉他,而是来自鼓。在"in my time of dying"中你可以感受到他那"巨人式的重鼓"。可惜1980年10月,John Bonham不幸酒精中毒死在了Page家里。LED ZEPPELIN也解散了,"他们不能没有Bonham"
   John Paul Jones是一名杰出的BASS手。在"ramble on"里,我只想单独欣赏bass。在"daze and condused"这类迷幻作品中他的bass演奏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他还会蔓驮玲,在LZ很多民歌里有很出彩的表现。但在这里我想谈谈的是他的键盘。其中最著名的大概就是Stairway to Heaven了。谈起Stairway to Heaven,大家就会说Jimmy Page的那段solo怎么怎么历史排名第一拉,Plant的歌词怎么怎么晦涩难懂拉。其实没有John Paul Jones躲在后面演奏优美的背景铉乐,这首作品是非常不完美的。我曾经听过PINK FLOYD翻唱的Stairway to Heaven,他们减弱了键盘,鼓声在第二节就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完全破坏了那种意境,所以说那个Stairway to Heaven是个完全失败的版本。另我印象最深的是在"Kashimir"(克什米尔)和"no quarter"(四分之一否决)中John Paul Jones的键盘。Kashimir"是世界(印度)音乐,LZ要做出一种宏大的气势来表现克什米尔高原的古老神秘。靠的就是John Paul Jones用键盘模仿出庞大的铉乐乐团的声势效果。伴随着plant的声声喊叫和Bonham的巨人重鼓,Lz用普通的乐器作出了一个交响乐团才能演奏出的气势效果。Kashimir"(克什米尔)也成为了不朽的名曲。"no quarter"是LZ的迷幻作品,从键盘开头到中间的键盘Solo,John Paul Jones只用几下蜻蜓点水那60年代的迷幻味道就出来了。他的遍曲能力可见一斑。看来他没有得到重视要怪只怪其他仨人太强了。

Achilles Last Stand

It was an April morning 
四月的早晨他们告诉我
When they told us we should go 
你必须走
as I turn to you, you smiled at me
我看着你 你对我微笑
How could they say no 
叫我怎样说不
Whoa, the fun to have 
哦 为了快乐
To live the dreams we always had 
我们总是活在梦里
Whoa, the songs to sing 
哦 让我唱完这最后的歌
When we at last return again 
从此我将不再回头
Swept New York a glancing kiss 
向纽约抛个飞吻
To those who claim they know To know the shrieks the seaman hears 
向总在尖叫的人们
The devil is in his home 
魔鬼待在家里
Oh, to sail away
哦 马上就要启程 
To sandy lands and other days 
去那荒漠之地 迎接不同的生活
Oh, to touch the dream 
哦 去抚摸我们的梦
That hides inside and is never seen, yeah 
即使它隐藏得再深
Into the sun, the south the north 
从南方到北方 投入太阳的怀抱
Flys the birds of gold 
像金色的鸟儿般飞翔
The shackles of commitments fell 
枷锁早已挣脱
In pieces on the ground 
在广袤的大地上
Oh, to ride the wind To tread the air above the din 
踏着喧嚣的云 骑着风游走

Whoa, to laugh aloud 
哦 放肆地笑出声来
Dancing as we fought the crowd, yeah 
对抗着人群 跳着奇怪的舞
To seek the man whose pointing hand 
寻觅智者的手指明方向
The giant step unfolds
迈开怪物式的脚步
With guidance from the curving path 
带着从束缚之路而来的观众
That churns up into stone 
在石头里搅出水来
If one bell should ring 
钟声能否再次敲响
In celebration for a king 
在国王的庆典上
So fast the heart should beat 
心脏为何跳得如此急促
As proud the head with heavy feet, yeah 
昂着高傲的头颅 拖着沉重的脚步

(Guitar Solo) 

Days went by when you and I 
日子从我们身边悄悄地逝去
Made an eternal summers glow
在我们想要永恒炽热的时候
As far away and distant 
即使身处遥远的地方
Our mutual time to grow
依然共度我们的时光
Oh the sweet refrain 
哦 那甜蜜的副歌啊
Soothes the soul and calms the pain 
抚慰我的灵魂 减轻我的痛苦
Oh Albion remains Sleeping now to rise again 
哦 沉睡的白化病者 终将在阳光下醒来

Wandering upon the rings 
在怪圈外久久徘徊
What place to rest the search
渴求一个灵魂安息的地方 
With the mighty arms of Atlas 
巨神阿特拉斯手擎着天 脚踏着地
Hold the heavens from the earth 
将人间与天堂分离
The mighty arms of Atlas 
巨神阿特拉斯手擎着天 脚踏着地
Hold the heavens from the earth 
将人间与天堂分离
From the earth 
将人间与天堂分离
Whoaaaaaaaaaaa 

I know the way, know the way, know the way, know the way 
我已知道了秘诀 我已知道了秘诀 ......
Whoaaaaaaaaaaa 
哦......
Ahhhh, ahhhhh, ahhhhh, ahhhhh ............
啊 啊 啊 啊............
Oh the mighty arms of Atlas 
巨神阿特拉斯手擎着天 脚踏着地
Hold the heavens from the earth 
将人间与天堂分离
Ahhhh, ahhhhh, ahhhhh, ahhhhh ............
啊 啊 啊 啊......。
Ooooooooooohh
哦 ............

  Achilles是希腊神话中的一名勇士,他妈妈Thetis 在Achilles 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天天把他全身浸泡在the river of Promise(守誓河,求得圣河的祝福,以换来刀枪不入。但由于他妈妈抓着他的足踝,把他浸下去,所以heel这部份没浸到,所以heel 就成了他的致命弱点。然后在特洛依战争时,因为他有圣河的祝福。武器伤不了他,所以他对所有攻击都不在乎,但没想到被敌人一箭射到他的足踝,就当场死掉了。
  Atlas(阿特拉斯):希腊神话中双肩撑天的巨人,巨人族被神族征服后,神族命普罗米修斯造人,命阿特拉斯巨人负天。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奉命前往圣园偷金苹果的时候,普罗米修斯建议他派阿特拉斯去完成这个任务,于是赫拉克勒斯答应在阿特拉斯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亲自负天,没想到阿特拉斯在摘得金苹果后不愿再从赫拉克勒斯的肩上把青天接过来,赫拉克勒斯只好用计脱身。
  整首"歌"让人感觉充满了"神性"。由Jimmy Page一小段神秘悦耳的Riff开始,似乎带我们进入了那 虚无飘渺的意境。突然John Bonham的马蹄似的重鼓响起,错落有致,忽远忽近,紧接着Robert Plant就开始了他忧郁的倾诉"四月的早晨他们告诉我,你必须走,我看着你,你对我微笑,哦,怎样才能说不......"。如果你仔细阅读一下,你就会发现在看似毫无关系的神话般的梦幻歌词其实影射着他们现实的生活:不停的残酷巡演,活在自己创造的梦里,做着舞台上的英雄。就像Achilles,再强的英雄也会有弱点,表面上风光无限的摇滚巨星的生活却掩盖不了内心的孤寂落寞-"昂着高傲的头颅,拖着沉重的脚步"。"在怪圈外久久徘徊,寻找一个灵魂安息的地方""那甜蜜的副歌啊,抚慰我的灵魂,减轻我的痛苦"。歌曲的最后高潮部分Robert Plant向着天空喊叫感叹到"巨神阿特拉斯的手擎着天,脚踏着地,将人间与天堂分离......"这就是巨人Atlas,背负着擎天的命运,永远不能挣脱,灵魂永远不得安息----而歌名Achilles Last Stand:即使被射到脚踵,Achilles也要站立着死去。那才是英雄的死法。歌曲的最后依然是Jimmy Page一段神秘的riff结尾,那渐渐弱去的吉他音符使人回味无穷,欲罢不能。
  Jimmy Page在此曲中的吉他表现是如有神助。空旷的空间里不停回响着他神秘悠远的吉他声。长长短短的Solo Riff不断冲击着你的灵魂。我从未认为LED ZEPPELIN的"歌"是首歌,我认为那是种音乐。对于那些习惯于将歌手唱出的音调当成旋律的人来说,LED ZEPPELIN的"歌"似乎听起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超长"的前奏让他们等得不耐烦,那精彩的乐器独奏在他们看来是将整首"歌"切割得支离破碎。我一直认为如果无法听懂一个乐队的"器乐语言",你就无法真正体会到一只摇滚乐队的乐趣。主唱歌手只不过是乐队的1/4,1/5......将主唱的演唱去掉,如果还能从这首"歌"里体会到乐趣,得到心灵肉体上的快感,那是将摇滚乐与流行乐从纯技术角度的划清界限的一个简单方法。
试听:Achilles
http://music.5snow.com/play/3_678919.html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rticle : 最具神性的乐队——LED ZEPPELIN by 滚滚而来 - Visited: 4377
LED ZEPPELIN - 1971 - ZOSO (IV) by Incubus - Visited: 3091
LED ZEPPELIN - 1970 - Led Zeppelin III by Incubus - Visited: 2119
LED ZEPPELIN - 1969 - Led Zeppelin II by Meganoid - Visited: 2221
LED ZEPPELIN - 1969 - Led Zeppelin by Incubus - Visited: 2631
LED ZEPPELIN by Paranoid Metal - Visited: 11406
偏执狂金属网 / 青铜时代 / Words 文章 / Article : "阿基里斯最后的站立"——技术性地谈谈Led Zeppelin乐队
最新评论/ Latest Comment Time Commenter Replies
支持一下 2005-12-28 06:37 am Megawrath 0
查看全部评论/ Check All Comments (1)
发表评论/ Comment
标题/ Title:
内容/ Content:
MWND + AreaDeath + WuhanRock + FWND + BloodButcher + PainkillerMag + MetalFlames + Sunsword + Moldbody + Your Link
Copyright © 2000-2013 ParanoidMetal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文字均为偏执狂金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